首页 >>【民法典解读】专题十:保理合同
【民法典解读】专题十:保理合同
发布来源: 小川说法 发布时间:2020-12-18

图片

图片


第七百六十一条:


保理合同是应收账款债权⼈将现有的或者将有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保理⼈提供资⾦融通、应收账款管理或者催收、应收账款债务⼈付款担保等服务的合同。


▣法条主旨:本条是关于保理合同概念的规定。


▣解读:保理合同,是以债权⼈转让其应收账款为前提,集资⾦融通、应收账款催收或者管理、付款担保等服务于⼀体的综合性⾦融服务合同。保理⽬前在我国区分为银⾏业保理和商业保理,这涉及设⽴主体、⾏业准⼊和监管要求上的差异,但在交易结构上并⽆不同,所涉及的保理合同是相同的。


保理法律关系,涉及保理商与债权⼈、保理商与债务⼈之间不同的法律关系,债权⼈与债务⼈之间的基础交易合同是成⽴保理的前提,⽽债权⼈与保理商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则是保理关系的核⼼。这与单纯的借款合同有显著区别,故不应将保理合同简单视为借款合同。实践中确实有部分保理商与交易相对⼈虚构基础合同,以保理之名⾏借贷之实。对此,应查明事实,从是否存在基础合同、保理商是否明知虚构基础合同、双⽅当事⼈之间实际的权利义务关系等⽅⾯审查和确定合同性质。如果确实是名为保理、实为借贷的,可以按照借款合同确定当事⼈之间的权利义务。


按照本条规定,保理合同必须具备的要素是应收账款债权的转让,没有应收账款的转让就不能构成保理合同。所谓应收账款,是指权利⼈因提供⼀定的货物、服务或设施⽽获得的要求债务⼈付款的权利以及依法享有的其他付款请求权,包括现有的和未来的⾦钱债权,但不包括因票据或其他有价证券⽽产⽣的付款请求权,以及法律、⾏政法规禁⽌转让的付款请求权。应收账款主要包括下列权利:


■(1)销售、出租产⽣的债权,包括销售货物,供应⽔、电、⽓、暖,知识产权的许可使⽤,出租动产或不动产等;

■(2)提供医疗、教育、旅游等服务或劳务产⽣的债权;

■(3)能源、交通运输、⽔利、环境保护、市政⼯程等基础设施和公⽤事业项⽬收益权;

■(4)提供贷款或其他信⽤活动产⽣的债权;

■(5)其他以合同为基础的具有⾦钱给付内容的债权。


这些应收账款的转让可以是单独转让,也可以是批量集合转让,这取决于当事⼈之间的约定。应收账款的转让,应当适⽤本法关于债权转让的⼀般规则。

现有的应收账款⽐较容易理解,需要注意的是将有的应收账款。在理论中,将有的应收账款包括两类:⼀类是已经存在基础法律关系的将有应收账款,例如基于附⽣效条件或⽣效期限的合同、继续性合同所产⽣的将有应收账款、债权⼈⾃⾝的给付⾏为尚未完成但⼀旦完成即可产⽣的债权等;另⼀类是没有基础法律关系的纯粹的将有应收账款,例如尚未订⽴合同的买卖、租赁等所产⽣的债权,即“纯粹的未来债权”。《民法典》第440条第6项规定,现有的以及将有的应收账款都可以被出质。基于同样的考量,本条也承认将有的应收账款的保理。依据第467条规定,没有明⽂规定的合同,可以参照适⽤最相类似合同的规定。故该规定可扩展适⽤于所有的债权转让,即将有的债权也可被转让。许多国家和地区的法律、国际性公约或者⽂件明确规定了将有债权的可转让性,如《⽇本⺠法典》第466条之6、《法国⺠法典》第1323条第3款、《国际保理公约》第5条第2款、《联合国国际贸易应收账款转让公约》第8条第1款、《国际商事合同通则》第9.1.5条、《欧洲合同法原则》第11-101条、《美国统⼀商法典》第9-204条(a)等。当然,转让的将有债权应当可以被特定化,此种特定化并⾮在债权转让合同或者保理合同签订时已经被特定化,⽽是在将有债权实际产⽣时能够被识别为被之前订⽴的债权转让合同或者保理合同所涉及。但需要注意的是,如果⾃然⼈转让其全部的将来债权,例如⾃然⼈转让其全部将来劳动报酬债权,可能产⽣剥夺债权⼈⽣计收⼊或⽣存来源的危险,对此可以认为,⾃然⼈因转让全部将来债权导致实质上丧失经济⾃由的,该转让⾏为因违背公序良俗,依据《民法典》第153条第2款规定,应当⽆效。


除了必须具备的应收账款转让之外,保理合同还需要保理⼈提供资⾦融通、应收账款管理或者催收、应收账款债务⼈付款担保等服务。这同样在《国际保理公约》《国际保理通则》以及《保理⽰范法》中都有规定,在我国⽬前的⼀些规范中,例如《中国银⾏业保理业务规范》《商业银⾏保理业务暂⾏管理办法》也都有规定。资⾦融通,是指保理⼈应债权⼈的申请,在债权⼈将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后,为债权⼈提供的贷款或者应收账款转让预付款。应收账款催收,是指保理⼈根据应收账款账期,主动或应债权⼈要求,采取电话、函件、上⻔等⽅式直⾄运⽤法律⼿段等对债务⼈进⾏催收。应收账款管理,⼜称为销售分⼾账管理,是指保理⼈根据债权⼈的要求,定期或不定期向其提供关于应收账款的回收情况、逾期账款情况、对账单等财务和统计报表,协助其进⾏应收账款管理。付款担保,是指保理⼈与债权⼈签订保理合同后,为债务⼈核定信⽤额度,并在核准额度内,对债权⼈⽆商业纠纷的应收账款,提供约定的付款担保。除了这些服务之外,保理合同中,保理⼈提供的服务通常还包括资信调查与评估、信⽤⻛险控制等其他可认定为保理性质的⾦融服务。这些服务均有对应的或者类似的合同类型供参照适⽤,例如,如果保理⼈提供应收账款债权的管理和催收服务,则保理⼈负有相当于⼀般委托合同受托⼈或者信托合同受托⼈的义务,在管理和催收债权时应当尽到注意义务,如应当及时催收诉讼时效期间即将届满的债权;就付款担保⽽⾔,提供担保的保理⼈居于担保⼈的地位,可参照担保的⼀般规则处理。


保理合同必备的要素是应收账款转让,除此之外,构成保理合同,还要保理⼈提供资⾦融通、应收账款管理或者催收、应收账款债务⼈付款担保等服务,但是保理⼈并⾮必须提供上述所有各项的服务。在这些服务中,《国际保理公约》第1条第2款第2项要求保理⼈在其列举的四种服务中⾄少要提供两种,《国际保理通则》第1条仅要求提供⼀项即可,我国的《商业银⾏保理业务管理暂⾏办法》第6条、银⾏业协会的《中国银⾏业保理业务规范》第4条以及其他⼀些司法⽂件也仅要求提供⼀项即可。⽆论如何,⽆应收账款转让的,不构成保理合同;但是,仅仅只是应收账款转让的,也同样不构成保理合同。保理⼈提供哪些服务,取决于保理⼈和应收账款债权⼈之间的约定。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热门课程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